🙃

情绪废料垃圾场。本人看起来没有那么糟,也许吧?

“我本想这个冬日就死去的,可最近拿到一套鼠灰色细条纹的麻质和服,是适合夏天穿的和服,所以我还是先活到夏天吧。”

我又有什么理由呢。

思修人生价值的参考书里,人生价值都是建立在存在的基础上。换句话说,书上,特别是《人生的亲证》上,把人看作一种区别于其他动物的存在。那人如果甚至不能满足作为动物存在于世界上的必要条件,就不能谈价值。那如果是困境中的人类,他的唯一目的是维持他的存在,那这个人的存在就没有意义了吗?

而且这些书里讲的是:如何让你的人生有价值,而不是如何提升你人生的价值。那么有些人的人生就是没有价值的。

我的问题是:人生为什么需要价值,这个价值是谁来判定的,这个定义以及判定标准的出现会不会是看到了一切都归于无的人的自我安慰。

享乐主义的人生又有什么不对呢?追求一件漂亮的衣服和追求人生的价值又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呢?

《心经》里面绝对看到了这一点。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前面类似虚无主义的内容看懂了一半(也许吧)。后面就完全不懂了。

很苦恼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