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情绪废料垃圾场。本人看起来没有那么糟,也许吧?

某个绝望瞬间

淤血今天下午,在普化习题课上,崩溃了。

但是没有人发现。或者说,还好没有人发现。


淤血每天都在刷微博。但昨天她恰好看到了bbl发的小漫画。多么可怕的漫画啊,她想。对着第二幅图发了一会呆之后,她的手又向下划去,记忆全部被抛在了脑后。

淤血已经很久没有觉得特别沮丧了,自从和朋友去旅游回来之后,心情变好了很多。


刷完微博的淤血无事可做,于是就发微信给隔壁的清水,请她来玩。

这个晚上她们两个高中同学聚餐。淤血自信自己知道地点,带着路痴的清水走了好远,最后才发现去错了地方。

清水很贴心,没有过多的指责。淤血也没怎么放在心上。

聚餐很热闹,坐在心爱的学姐边上,淤血也很开心。

她吃了三片披萨,喝了一大杯柠檬茶。


然后就骑车回学校了。回去之后发现舍友们都还不在。

淤血是鸽了学生会的內联晚会去参加的聚餐。她们一个寝室都是学生会的成员。

于是她坐在寝室里,看书。

读的泰戈尔的《人生的亲证》。那是思修课,人生意义的话题的必读书。

她不知道人生的意义是什么,所以选了这个话题,但是没怎么读懂。


同学回来之后大家就玩塔罗牌。

洗牌,切牌,摆排阵,再查意思。

最后再惊呼测的准。

大家测的都是爱情运势,后来就聊起了爱情的话题。

淤血不想交男朋友。

她原来有些充足的理由,但是现在却记不清了,唯有这个结论印在脑中。


讲到后来她渐渐想起了那些理由,难受起来,刷起了lof。

她又看到了bbl的小漫画。

那个可怕的小漫画。

下面评论多的惊人,她忍不住点进去看,又忍不住回了一段。


淤血并没有那么伤心。她只是被感染了而已。她想诉说,想交流。


于是她去qq上发了一条说说。

有个不怎么熟的小男孩转发了。

也说了些抑郁的话。


淤血和他聊了些有的没的。

想着也许以后能有个能够理解情绪的聊天的对象也不错。


于是她发了一条说说,想只对他一人可见。

结果手一滑,还没设置好就发了出去。引来了一堆自作多情的小男孩。


当然淤血的目标没有理淤血。

淤血知道他看见了。

因为她连发了两条,一条对所以人可见,一条只对那个小男孩可见。淤血这个人很鬼。比如说她发说说的原因就是不想被当面拒绝。

小男孩只点赞了第一条。


不理就不理吧。

本身就不熟,淤血对他的期望值也没多高。


于是淤血开始读书,但是读不下去。

同学们都出去了,留她一人在寝室。她喜欢这样,她喜欢独处。

看到边上贴着的海报翘了一个角,

她想起正好几个星期前买了502。


于是她打开502的外包装,

然后再按照想象中的步骤打开内封。

华丽丽的被糊了一手502。


502到手上是热的。

带着满手的胶水,淤血突然觉得也许能用面巾纸擦掉一些。

然后纸巾被粘在了手上。


淤血想:既然一手502已成事实,那么先把胶水放回去吧。

结果502的壳上又有没干的胶水。

在一手干的502上,又增加了新的502。


淤血脑袋没转过来。又拿面巾纸去擦了502上的外包装。

还好她及时反应过来,面巾纸还没来的及粘在包装壳上。


淤血是学化学的。

因此她有个理念:没有什么东西是有机溶剂洗不掉的。她手边正好有一盒还没有用的物理脱毛膏。里面有泡了松节油的湿巾。

于是她拆了一张湿巾,对着手狂擦一顿。

满手油乎乎的,502的边缘好像有一点点翘起。但是并没有预期中的软化。

于是她捏着那个边缘,用力一拉。

胶水过处,手毛寸草不生。

超级痛啊。


“woc!”她愤而站起。

手臂又被墙上的挂钩蹭到了。

痛痛痛痛痛痛痛痛超级痛啊。

满手的油摸上了手臂。淤血获得了一只都是油的胳膊。


总之淤血一边朗读着莎士比亚的英文台词,一边带着满手以及满胳膊的油抠着502。

又因为手上都是油,不能翻页。于是就翻来覆去的读那一小段。熟练的不得了,但是就是背不下来。

不知道抠了多久,反正桌子上有一堆有着掌纹形状的干掉的502小片。但是手上仍然是白白的,那是粘着的面巾纸。


舍友后来回来了,淤血也抠累了。于是随手拿了张面巾纸想擦擦手上的油。

结果那是刚刚擦502外壳的面巾纸,上面的502还迷之没有干。

淤血又收获了新的502。


“去tm的我不管了。”淤血在心里大骂。

但是她只是笑着对室友说“我把502粘在手上了。”


然后她去洗了手,收拾了桌子。

在把脱毛膏放回原来的地方的时候,淤血碰掉了乳液。

乳液重重的砸下,打在桌子上,又滚到了脏衣篮里。

咚一下发出了很大的声音,不过还好没有碎。

淤血缓慢的弯下腰,捡起了乳液。


淤血受不了了,她开始吃东西。

她今天吃了六个月饼,一个全麦面包,两个葡萄柚,和一个火龙果。


真开心呀,当她吃东西的时候,她这么想。

甜食拯救世界。

当然吃完了她就不这么想了。


下午就上普化课了。

淤血一到教室,打开书包,发现没有带电脑。

怎么会呢,她明明记得的。

然后再一找,档案袋也没有带。

说实话淤血已经记不清自己洗完手后到坐在教室里之前的那四个小时里,除了吃,到底干了什么。反正她没有睡觉。

于是普化课的时候,她昏昏欲睡,只好又开始抠起手上的502提神。


淤血想知道老师在讲什么,但是她听不进去。

她只是机械的抠着手上的502。


这个时候手机屏幕亮了起来,

她的学弟给淤血早上的说说点了一个赞。

那个两条说说中的,对所有人可见的那条。


淤血突然呆住了。

真是绝望啊。

明明在中午的时候已经觉得一切都好起来了。

怎么还会那个样子的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