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资生咸鱼,沉迷各种垃圾,诚信肥宅。

唠叨一

   â€œæˆ‘觉得我不是一个正常人。”

    â€œä¸ç„¶ä½ ä¹Ÿä¸ä¼šæ¥çœ‹å¿ƒç†åŒ»ç”Ÿäº†ï¼Œå¯¹å§ï¼Œè®²è®²ä½ ä¸ºä»€ä¹ˆè¿™ä¹ˆæƒ³ã€‚”坐在我对面的人温和的笑着,他看着挺蠢的。

    â€œæˆ‘没有爱这种感情,我从来没有爱过任何人,包括我自己,我也没有爱过什么事。我会喜欢,我也厌恶,但这只是一种客观比较的产物。”

    å¯¹é¢çš„人没有什么表示,点点头示意我讲下去,我知道的,他不会惊讶的。我继续讲,在心里想他肯定初步在内心把我划分到了抑郁患者的范畴,等我讲完他就会从那张试图让人感受到温馨和放松的丑桌子里掏出一张问卷。但我已经做过很多次了。我以前也怀疑是我否定了以前的快乐,但是后来我反复斟酌,甚至在纸上画了半天我推理出这个结论的逻辑,最终还是沮丧的肯定了这些逻辑的绝对严密性。而实际上,在年纪尚小时,我已经背着父母去看过好几次心理医生了。我是造假账的好手。而让父母知道我并不爱他们,太残忍了。

    æˆ‘来找他之前我觉得我已经想到了所以可能发生的情况,但我只是想讲话。不为什么,人偶尔还是需要任性一下的。

    ä½†æ˜¯æˆ‘不想我的朋友们对我的话产生误解,也不想被人当成失恋的醉酒女人,所以我去那里,雇人听我讲话。而坐在我面前这个医生,他的咨询费简直便宜到了令人匪夷所思的地步,比起那些豪华咨询室里的医生,这一趟咨询就可以让我省下一只可爱的手拿包。反正我也不需要什么真的帮助,因此他简直就是一个完美的存在。说起这个我还有一点小得意,我是在看望完父母之后,从他们的邮箱中抠出的奇怪报纸上发现这个医生的,说是参加社会服务的心理医生,这样看着还算是安全的。

    æˆ‘回过神,听见自己的声音,“大概是小学低年级的时候,那个念头突然从天而降,像手上细碎的伤口,像扎在肉里的小刺,你知道那种感觉的,忙起来就容易被遗忘,但是当我想起它的时候,那种持续而细微的疼痛就会突然出现。我经常会有一些奇怪的想法,也许我比较傻。“

    æˆ‘突然笑起来。我经常这个样子,讲一些乱七八糟的话,在陌生人面前表现和平时不一样的形象。儿时那不过是一种讨人喜欢的手段,但是现在我喜欢通过这种方式去了解一个人,也保护自己。他是敏锐的呢,还是迟钝?他是会质疑那不过是中二病,还是问我对父母的爱,还是是问我的成长环境,还是进一步问我的想法呢。

    å‡ºä¹Žæ„æ–™çš„,他没有问这些。他讲起了近期的守护历史的计划。“你有没有兴趣试一下?”

    â€œè¿™å°±æ˜¯ä½ çš„治疗方式?把心理不正常的人叫去送死?不过的确是一个好方案。”我和他开玩笑。

    ä½†æ˜¯æˆ‘的语气好像太过认真了,他说话突然变得快且大声起来,逻辑也开始变得略微混乱。“不,不是的。的确我的心理咨询价格那么便宜是因为我有政府的补贴。你也知道的,现在战况变的紧急起来,政府急需人手。我平时都是给那些审神者做心理辅导的。“

    æˆ‘打断他:”做审神者不是需要灵力充沛吗,我一介平民,也就是实验室搬砖的命了,无论如何也轮不到的。“

    â€è¯¶ï¼Ÿé‚£å°æœ‰å¹¿å‘Šçš„报纸你是从哪拿到的?这份报纸理论上只会发放给通过高级灵力测试的人。不过一般人看来也只是白纸一张而已,所以说只有灵力充沛的人才能读到里面的内容。既然你能看到,那也不是一般人了。现在还有没有做过灵力测试的成年人啊,你也真的不是正常人。”

    æˆ‘在内心给这个医生打上了人蠢屁话多的标签,嗯,我也很讨厌自己这一点,我只能尽力不表现出来,于是也跟着他笑:”我从小就学习好,再加上家中天天叨念,说靠灵力吃饭是不靠谱的,的确是没有做过灵力测试。“

    ä»–点点头,恭维了我两句,然后继续按照原来的思路讲。“你知道来做心理咨询的一般是什么人居多吗?爱上自己管理的刀剑付丧神的年轻女孩。现在在审神者大部分就是把这些付丧神当作身边的朋友,当作一个亲密的伙伴来对待的。付丧神长得那是真好看,脾气也挺好的,对审神者又是上下级服从的关系,天天围着你转。小姑娘哪里分得清啊,天天身边就这群人转来转去,又知道对方对自己好,一不小心就爱上了。政府是明令禁止付丧神和审神者有不正当关系的,但是大家的心哪里管的住啊。暗恋憋多了会出毛病,告白失败了天天消沉也出毛病,成功了政府又来插手,反正都要到我这来。你去做审神者就一点问题就没有了。你不会爱上付丧神啊。退一万步讲,即使爱上了,那也就说明你有爱人的能力了,那你的疑惑就解开了,多好。”

    â€œä¸ºä»€ä¹ˆæ”¿åºœä¸å…è®¸å®¡ç¥žè€…和刀剑付丧神在一起?”我好奇,一下子崩了我今天的文艺女青年人设,问完之后我有一点沮丧。

    ä¸è¿‡çœ‹æ¥åŒ»ç”Ÿå¹¶æ²¡æœ‰å¯Ÿè§‰ï¼Œâ€œæ”¿åºœçš„事情谁说的清啊,反正他总有道理。我们下面的人服从就是了。还能怎么样?我多说两句,这种恋爱和一般的恋爱大多不一样,对于付丧神来说,他们的体验就像是看着别人过了这么多丰富的生活,终于有一天自己可以掌握自己的人生,什么都想要试一下一样的。再说一个女的从这么多个男的中间,唯独挑中了你,虚荣心肯定膨胀的不行,错把这种感觉当成爱也是有的。还有,年轻的审神者对于付丧神来说,意义也和一般现实社会中的男女也不一样,你是聪明人,你想想,假如你是付丧神。一个人给了你人的身体,你能见到的几乎唯一一个女性就是她,她照顾你,对你好,你出于某种义务也必须对她好,这种事情发展下去会是什么结果?所以说我个人来看,政府不管出于什么目的,从处理手法看反正不是我这个理由,但是这一条例实际上是保护了我们的年轻审神者的。”

   ä»–停了下来,于是我也不管我的清新小仙女人设了,又问:“ é‚£æ”¿åºœæ˜¯ä»€ä¹ˆå¤„理手法?还有既然这样为什么要招收年轻女审神者。“

   â€ä¸ºä»€ä¹ˆæ‹›ï¼Ÿè¿˜ä¸æ˜¯ç¼ºäººå˜›ï¼ŒçŽ°åœ¨å±€åŠ¿æœ‰å¤šä¹ˆç´§å¼ ä½ æ˜¯ä¸çŸ¥é“。至于处理手法,规定里是先送到我这种心理医生这里来,让我劝说两句,答应洗去记忆,我再做一下后续的洗去记忆后的咨询,让她们不那么迷茫,然后回归社会。我不是给政府洗地,但这种结局真的好的很呢。其实做审神者工资高着哩,退下来政府还会给你安排住宿,我上次还在商场看见我原来的病人呢,买起衣服来眼睛都不眨一下,哪里是我这种心理医生比的了的,我也这么辛苦,结果呢?给我的这点补贴哪能叫钱呐,咨询定价又有硬性规定,就不考虑一下这群小姑娘多有钱。哎呀呀,失礼了。”

    â€œå‡å¦‚有人不愿意洗记忆的怎么办?你说是规定里,那看你的态度肯定有规定外的手段了?”我在心里为自己的机智鼓起了掌。

    â€œè¿™æ ·çš„人多着呢!好多傻子故事看多了,觉得自己对待爱情一定要坚贞不二,一定要和政府对着干到底。但是你想想,现在思想控制的方法多着呢,其他的我也不好多讲。反正肯定闹是不给她们闹的。一闹社会就乱了,待会再出来什么革命家,坏人再乘虚而入之类的,整个就不可控了。说到底我只负责好好劝说安慰,其他的部分我是管不到的。再说,你也是聪明人,实在不行押着去洗了记忆谁还记得当初爱得那么死去活来,谁还记得有人对自己用过粗?只记得自己去当过审神者,后来因为某种原因给辞退了。”

    â€œé‚£ä»˜ä¸§ç¥žå‘¢ï¼Ÿé‚£äº›ä¸æ˜¯å›½å®çº§çš„刀吗?打不过也不能销毁吧。” 

    â€œè¿™äº›ä»˜ä¸§ç¥žå…¶å®žä¸€èˆ¬é—®é¢˜ä¸å¤§ï¼Œæ¯•ç«Ÿæ´»äº†è¿™ä¹ˆå¤šå¹´äº†ï¼Œç¦»åˆ«ä»€ä¹ˆçš„见过也多了。其实现在也有人在研究这一块的,不过不归我管,我连采取药物手段还是心理干涉都不知道。我水平太低,这些老妖精我都不知道他们到底在想什么。”

    â€œé‚£ä½ çŸ¥é“我在想什么吗?”

    â€œæ‰€ä»¥ä½ æƒ³ä¸æƒ³åŽ»è¯•ä¸€ä¸‹ã€‚你这种条件去的话应该还可以分在高层,非常安全的。“

   æˆ‘笑,”这么不人道的吗?低层就不安全喽?我会去问一下的。我发现你在转移话题。“

   ä»–起身,也朝我笑。”是现有科技难以保证所有人都可以在他们的本丸工作,有一部分人只能跟着出阵,但是不安全的位置工资也高。下一个人已经在等了。如果你还想来可以打电话预约好吗?我这里没有预约单。想知道答案的话,那就下次再见喽。“




    â€œ è¿™å°±æ˜¯æˆ‘决定当审神者的一个契机。我后来也没有再去见他。我干脆的放弃了我的科研项目,反正也搞不出名堂来。这大概就是我今天想讲的,嗯,我是废话有点多对吧,一个人没人讲话很无聊的,那好,我今天讲够啦,第一期本丸“你听我唠叨“就到这里,锻炼去锻炼去,不要偷懒。“




自我满足产物,反正我猜没人看到这里#doge脸#

且造且毁,且毁且造型人格。可能下次就被我删啦,也有可能会有下一篇,都是命。

这篇比较接近介绍人设,反正就是没什么意思(喂,你自己写的诶)

辣眼睛抱歉,语死早的微笑:)


如果有人进来的话……1.不是僵尸号(不过lof上有吗)但是活的像是个僵尸号2.经常会喜欢再取消或者是关注再取消,不是各个太太的问题,只是害怕(不存在)的窥屏者通过这些发现或妄断我是个什么样的人3.社恐,不评论不交流4.觉得自己内心善良而恶毒,但是完全不会表现出来5.语言混乱6.不用担心现实生活中我的问题,这种性格从小就被发现而且进行了纠正,只是在网上采取防御性措施7.以上这段文字在情绪略有焦虑,无法入睡的深夜写下,可能略有偏颇8.祝开心